中國西藏網 > 文化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6屆會議“西藏脱貧攻堅和文化保護”雲上邊會舉行

發佈時間:2021-03-10 09:4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3月9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6屆會議“西藏脱貧攻堅和文化保護”雲上邊會採用線上線下結合方式舉行。線下主會場設在位於北京的中國藏學研究中心。來自境內外有關減貧和文化保護領域的專家學者參加了研討。

  會議由中國人權研究會、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共同主辦,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承辦。


圖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6屆會議“西藏脱貧攻堅和文化保護”雲上邊會線下主會場現場

  與會8名專家學者作主旨發言,重點研討交流了中國政府在西藏自治區大力開展脱貧攻堅、傾力保護和發展文化的實踐經驗,5名專家學者對主旨發言作評議。

  專家們認為,西藏自治區是中國貧困發生率最高、貧困程度最深、扶貧成本最高、脱貧難度最大的區域。在中央關心、全國支持下,西藏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脱貧,2019年底西藏自治區全區74個縣的62.8萬貧困人口全部脱貧,取得歷史性成就,極大保障了各族羣眾生存權和發展權,特別是在精準脱貧中注重保護生態、發展文化,走出了符合實際的高質量發展道路。目前,西藏發展進入歷史最好時期,西藏人權狀況是歷史上最好時期。西藏的脱貧攻堅實踐,創造了減貧治理的樣本,對於豐富和發展人類減貧事業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圖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6屆會議“西藏脱貧攻堅和文化保護”雲上邊會線下主會場現場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社會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扎洛指出,中國政府始終高度關注和支持西藏的減貧事業,針對西藏的深度貧困問題制定了一系列特殊扶持政策。他分享了社會經濟所開展的“西藏農村的合作社發展對減貧的作用”研究成果,研究顯示西藏堅持因地制宜,發展各類農村專業合作社,到2019年底,西藏共建立13726家農村專業合作社,16.5萬個家庭加入合作社,通過整合資源,從事專業化生產、規模化經營,曾經的貧困人口年均收入接近1萬元,獲得了顯著提高。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社會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格桑卓瑪表示,大力發展教育事業和創造就業機會是西藏擺脱貧困最富有針對性的措施之一。自1985年開始西藏就對農牧民子女實行包吃、包住、包基本學習費用的“三包”政策,同時還發放助學金;在就業方面,自2016年以來,西藏累計轉移貧困人口就業18.64萬人,開展培訓15.51萬人。教育逐步增強了貧困人口的綜合素質和能力,實現貧困人口的內源式發展,助益了西藏如期消除絕對貧困。今天的西藏,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出彩的機會。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當代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肖傑認為,部分西方學者有關西藏的扶貧開發存在“強迫勞動”、西藏脱貧過程中的職業技能培訓是“強制性”培訓、西藏的現代化發展等同於“傳統文化泯滅”的説法,完全違背事實、意識形態色彩濃厚。事實上,西藏的發展一直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全力支持和國內發達地區的持續幫扶。1994年中央政府確定對口支援西藏政策以來,先後有60多箇中央國家機關、18個省(市)和17家中央企業對西藏7地市開展對口支援。包括西藏在內的整個中國的脱貧攻堅不僅僅關乎減貧事業,更向世人表明,尊重本國實際、以人民為中心、各地區各民族相互扶持共同發展是人類社會不斷走向繁榮的可行之路。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社會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楊濤表示,立足“西藏極具世界生態價值,但又生態脆弱和氣候敏感”的特點,西藏始終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理念,得益於中央的全力支持,實施了生態補償、生態就業、生態產業、生態搬遷、改善人居環境等舉措。例如,2019年,西藏用於草原、森林、濕地、野生動物肇事等領域的生態補償就達到45.25億元。西藏在脱貧攻堅實踐中,找到了將“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有效路徑,實現了精準脱貧與生態保護的協調融合。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當代研究所副研究員楊曉純分享了“西藏文化遺產保護的實踐”的研究成果。研究顯示,在中央政府和社會有關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下,西藏貫徹落實國家各項文化領域政策法規,出台了多部地方法規、規章,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保護西藏的文物古蹟、古籍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截至2020年6月,西藏自治區擁有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3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89項,傳承人96人;西藏自治區級非遺代表作460項,傳承人522人。西藏文化遺產保護的事實表明,和平解放70年來,西藏文化不僅得到迅速、全面的發展,並且在新時代煥發出了新的生機和活力,持續地豐富着多元一體的中華文化,必將擁有更加美好廣闊的前景。

  尼泊爾阿尼哥協會主席薩爾波塔姆 什雷斯塔認為,中國政府致力於保護西藏傳統文化,尊重西藏人民對傳統文化的熱愛。比如,《格薩爾王傳》是著名的藏族民間文學作品,為民間歌手世代傳唱,也衍生了不同版本,中國政府啓動了一項收集所有不同版本的大型工程,收集完後出版的《格薩爾王傳》成為了世界上最長的史詩。再比如,《甘珠爾》和《丹珠爾》是藏傳佛教知識的海洋,經文卷帙浩繁,重刊更新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財力,但在中國政府的努力下,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完成了這項任務。薩爾波塔姆 什雷斯塔還談到他在看的一部中國電視劇《山海情》,他説:“雖然它不是關於西藏本身的扶貧,但它很好地展示了中國東部發達地區如何在西部欠發達地區發展中發揮的重要作用。”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林冠羣教授認為,“就整個西藏曆史長河而言,西藏正經歷着一場翻天覆地的轉變,那就是中國政府全力扶持西藏,改善西藏人民生活,建設西藏基礎設施,為西藏人民解決長期以來所積累的積弊與困頓。其中最具有代表性,而且最令人動容的一項工作,就是為西藏脱貧。”“這世上只有最具赤誠的政府,才會為貧民做事,只有最具愛心的政府,才會為貧民服務。”

  英國藏學學者羅布森博士在發言中講述了自己與藏語言文化的不解之緣。上世紀50年代起,羅布森女士開始學習藏語文,接觸西藏文化。90年代初,她師從於中國藏學研究中心長期致力於藏語方言研究、整理和保護工作的胡坦教授。受胡坦教授鼓勵,她嘗試用藏文翻譯出版多部世界優秀文學作品,受到藏文讀者歡迎。羅布森女士使用藏語文進行文學翻譯創作,得益於中國政府致力於保護和發展少數民族語言文化,是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生命力依然活躍的生動實例。


圖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6屆會議“西藏脱貧攻堅和文化保護”雲上邊會線下主會場現場

  在主旨發言之外,研討會還邀請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專家學者張雲、王維強、馮智研究員和羅布扎西、拉先加副研究員對發言進行評議。他們表示,中外學者的發言以自身的調查研究為切入點,充分展示了西藏自治區在減貧脱貧、弘揚文化、保護生態、改善民生等方面的巨大成就,有助於世界更加客觀真實、全面立體地瞭解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西藏。


圖為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總幹事、研究員鄭堆進行會議總結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總幹事、研究員鄭堆主持會議並在會議總結中指出,與會專家展示和交流的研究成果,總結和分享了西藏自治區脱貧攻堅和文化保護的成功經驗和生動案例,有利於深化國際藏學界有關研究共識,有助於澄清事實、讓國際學界更好認清一些人攻擊污衊西藏自治區存在所謂“強迫勞動”“強制培訓”“傳統文化泯滅”的謊言,更好展現西藏自治區各族羣眾在中央關心、全國支持下,擺脱貧困生活、共創美好家園的真實情景。(中國西藏網 記者/劉莉 歐帆 圖片由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提供)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